酉阳报·网络版

重庆儿童公园项目陷入八年纠葛,到底谁违约在先?

更新时间:2019-04-10 10:57:17    来源:上线时间    手机版

重庆儿童公园项目陷入八年纠葛,到底谁违约在先?

上线时间 2019-04-10 10:57

重庆儿童公园被“接管”,保安人员聚拢在大门口。摄影:刘向南

记者|刘向南

外形瘦小而精干的重庆民营企业家祝荣,心情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焦灼过。

55岁的祝荣是重庆荣达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荣达公司”)董事长。2011年3月,荣达公司通过招投标,与作为业主的原重庆市江北区城市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北城建公司”)签订租赁合同,开始投资运营重庆儿童公园项目,租赁期限是15年。

在运营8年之后,2019年2月,江北城建公司突然“单方面”宣布中止合同,直接的理由是认为荣达公司违约,没有支付租金,儿童公园内的荣达公司工作人员与商户被强行赶离,公园也被强行关闭。

荣达公司则主张,是原江北城建公司违约在先,并且原江北城建公司的违约行为直接导致了荣达公司在重庆儿童公园项目上的运营失败,造成巨额经济损失。特别是在当下保护民营企业呼声高涨的局面下,荣达公司认为,这样的事件发生实属不该。

“我觉得,保护民营企业,最大的保护就是要依法办事、依约办事。”祝荣说。

从投资到赶离

3月20日,山城重庆难得阳光灿烂。中午时分,祝荣和他的几个同事一起,又一次来到重庆儿童公园大门口。

重庆儿童公园位于重庆市江北区鸿恩寺森林公园边上,位处繁华热闹的观音桥商圈边缘,属中心城区。它的边上,都是在当地非常知名的住宅小区,其中一座别墅住宅区。

来到儿童公园,祝荣的感觉很不同于往日。他已经进不了园内。儿童公园的正门被封,门口有自称来自于原江北城建公司的五六位身穿黑色制服的保安值守。其中一位保安对祝荣等人说:“这里已经被接管了,我们已经和荣达公司解除合同。”

原江北城建公司现在的全名已变更为重庆市江北区城市建设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北城发公司”)。界面记者在重庆儿童公园现场看到,公园门口贴有来自江北城发公司的“暂时关闭整修的通告”,通告说,“由于公园内现有设施设备陈旧、坏损、存在安全隐患,无法正常使用,拟决定从2019年2月25日起对重庆儿童公园暂时关闭整修,闭园整修期间暂不对外开发。”通知落款日期为2019年2月25日。

落款日期同为2019年2月25日的“停止营运通知”也贴在公园门口,这则通知向儿童公园各经营户告知:江北城发公司已解除与荣达公司的《重庆儿童公园整体投资运营合同》以及与重庆美嘉兴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嘉兴物业公司”)的物业服务合同,江北城发公司“依法收回了对重庆儿童公园的经营管理权和物业管理权”。该通知“敦请在重庆儿童公园内从事经营活动的各经营户于2019年2月28日之前自行将自有物品搬离重庆儿童公园,逾期未搬离的视为遗弃物”,江北城发公司将对这些物品“作为遗弃物进行处置”。

美嘉兴物业公司是荣达公司的关联公司,该物业公司经理李兴勇告诉界面新闻记者,3月初的一天,公园里突然来了约100人,把荣达公司的保安、门卫、保洁人员等全都赶出了公园,“把人抬出来,让我们走,说是解除合同了。”

至今,还有约10名美嘉兴物业公司保洁人员“坚守”在公园里,以示抗争。李兴勇说,公园早已断水断电,这些人在公园里不能洗澡,不能换衣服,“连饭都是每天从公园后门的院墙那里送进去。”

“任何事情的发展都有一个临界点,”回忆起从决定承租重庆儿童公园项目直到如今被“赶离”的全过程,祝荣表示,他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祝荣认为,经过多年与原江北城建公司的“纠葛”,矛盾激化,终于到了“临界点”。

祝荣是重庆长寿区人,早年从事水果生意以及建筑业,于1990年代初成立重庆荣达建筑公司,1998年改为集团公司,集团公司之下,有涉农业、建筑、汽车销售服务等多种行业的十余个子公司。查询工商资料可知,以祝荣为法人的重庆荣达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登记于重庆市工商管理局江北区分局,成立时间是1994年4月,注册资本金为5000万元。

在过去20余年的营商经历中,祝荣的事业发展顺风顺水,直到2009年,他突然被拘押7个多月时间,“公司被查了个遍,甚至到我老家都查了,没查出问题,”祝荣于2010年初“无罪获释”。就在那年的八九月份,祝荣获知了江北区对重庆儿童公园进行招商的消息,决定进行投标。

彼时,祝荣的考虑是,荣达公司作为江北区的企业,“还没有在江北区做过什么事,就想着利用这个机会展示一下自己。”他们还了解到,当时整个西南地区,还没有专题的儿童公园。“进行综合考虑后,就决定投这个项目。”

根据原江北城建公司2010年9月的“招商文件”,该招商项目亦即重庆市儿童公园项目,总用地面积96000余平方米,约145亩。公园分为南北两区,北区规划布置室外儿童游泳池、生态湿地区、魔法森林区等,还设置了旋转木马、森林狩猎等游乐项目;南区规划布置了成长主题广场、室内儿童体验馆等。

总体上,按照招商时的项目规划,重庆儿童公园项目的招商范围为室外游乐场和室内儿童体验馆两大主体项目的整体投资运营。祝荣说当时他们最看重的是室内儿童职业体验馆部分。“这种体验馆在当时刚从国外引进,非常火,风起云涌,很多大城市都在做,如果我们能做成的话,也会是全国最早的一批。”

重庆儿童公园大门口张贴着暂时关闭的通告。摄影:刘向南

按照当年原江北城建公司的“招商公告”,重庆儿童公园规划的职业体验馆建筑面积约5200平方米,“旨在设立重庆市第一家仿真儿童城市。”它分为A、B两馆,其中A馆建筑面积约3400平方米,B馆建筑面积约1800平方米。两馆均位于儿童公园南区,“为两栋连接的覆土式单层建筑,两场馆间以楼道相连。”

“招商公告”这样介绍这种体验馆:主要针对3-8岁年龄段的儿童,拟设置消防员、宇航员、考古学者、记者、医生、机长、设计师、主播、驾驶员、建筑工人等多项职业体验项目,“儿童可以在封闭的小‘城市’中应聘各种职业岗位、扮演各种社会角色、学习各项技能,学习正确的价值观和理财观念,并逐步了解社会运行规则,体验职业成长经历,积累社会生活经验,学会做事,学会生活,学会合作,学会生存,打下扎实的生活实践基础。”

对此项目满腔热情的祝荣雄心勃勃,他最终在重庆儿童公园项目招投标中胜出,2011年3月15日,荣达公司与江北城建公司签订项目整体投资运营合同。

谁违约在先?

江北城发公司负责处理重庆儿童公园一事的副总经理代政在接受界面记者采访时介绍,重庆儿童公园是江北区政府投资于2010年建成的一个市政公园,为此江北区投资了约两个亿,当时此项目立项,就是要做成儿童公园。原江北城建公司是该项目的承建单位和业主,该公司是纯国资平台企业,承接政府工程项目。

代政称,在儿童公园建好后,江北区政府做出这样一个决策:为了把公园打造得更好,公开征集方案,结合市场的力量,把公园办起来。在这种情况下,在2010年底2011年初,原江北城建公司就邀请了几家公司,由这些公司提出公园运营方案,后来原江北城建公司决定与荣达公司合作,因为荣达公司提出的方案,“更符合儿童公园的定位。”

2011年3月15日,原江北城建公司与荣达公司签订了重庆儿童公园整体投资运营合同,作为乙方的荣达公司承租甲方亦即原江北城建公司指定场地位于重庆儿童公园内的室外游乐项目地块、室内儿童体验馆A馆(原儿童体验中心)、室内儿童体验馆B馆(原游客中心)、咖啡馆、奶牛车等经营性设施项目。合同明确,“本合同订立前乙方已对租赁标的物进行了现场查勘,并已对租赁标的物及其周边环境有充分的了解和认可,乙方同意以甲方移交时双方确认的现状承租租赁标的物。”

该合同的租赁期限为15年,即从2011年10月1日起至2026年9月30日止。关于租金,合同约定,乙方每年向甲方缴纳场地租金212万元,租赁标的物的免租期从2011年10月1日起至2012年9月30日,免租期满次日开始计收租金,并且从2012年10月1日至2014年9月30日期间内为优惠期,租金按50%收取。从2014年10月1日起租金按合同年租金全额收取,此后按3年为一个调价周期,每个调价期按5%的增幅逐期递增。

合同还约定,公园公共范围物业管理由甲方承担费用,甲方须直接委托乙方下属物业单位进行管理,合同期限为15年4个月。据此,2011年3月16日,原江北城建公司以及江北区国有资产经营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作为甲方与荣达公司下属的重庆美嘉兴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签订了重庆儿童公园物业服务合同。

江北城发公司副总经理代政介绍说,原江北城建公司与荣达公司、美嘉兴公司分别签订了前述两个合同,“一个负责运营,一个负责物业管理,合同约定得很清楚,荣达公司交租金给城建公司,城建公司再交物业管理费给美嘉兴公司,这两家公司涉及的租金和物业管理费,是1:1的概念,比如荣达公司交1分钱租金,城建公司支付给美嘉兴公司的物业费也是1分钱。”

祝荣回忆,由于重庆儿童公园是当时中国西南片区唯一一个儿童公园,根据江北区有关部门要求,要在签约当年的儿童节亦即2011年6月1日即对外开园剪彩,鉴于签订合同到开园时间仅2个月时间,非常紧张,且当时公园还有原江北城建公司的各分包单位在交叉作业,但是,为了完成这一要求,荣达公司还是尽力对原江北城建公司指定的室外游乐设施设备进行选型、购买及安装,并最终按约定在2011年6月1日实现了剪彩并对外开放试运行。

“当时我们真是很热情,”祝荣回忆,“开园的时候,请了一些童星来公园里做活动,还邀请了市里的领导参加剪彩。”

开园之初,市民反响热烈,祝荣回忆说,当时每天进园人数就达数万人。

但是,祝荣很快发现,他开始投身运营这个项目不久,麻烦即不断发生。“一直都得不到支持”。

祝荣回忆,在2011年6月1日试开园后,因为公园设计变更及修建质量等诸多遗留问题,原江北城建公司要求荣达公司对儿童公园采取半封闭的方式,一边对公众免费开放,一边由城建公司继续施工。一直到当年的12月25日,原江北城建公司才再次要求荣达公司开放室外游乐设备。

但是,在2011年底的这次开放时,荣达公司发现,原江北城建公司未能将公园的主体经营场所也就是儿童室内体验馆进行交付,而且之后一直未能交付,直至这次荣达公司被“强行离场”事件发生时仍未交付。

原规划用于打造儿童职业体验馆的室内场所一直未能交付,成了荣达公司与原江北城建公司多年纠葛的最核心焦点。

为何未能交付?祝荣解释:“我听说是这样的,这个职业体验馆,江北城建公司在修建时,是把它建成了一个埋在地下的建筑物,但是与市政规划不相吻合,市政规划对于公园建设固定设施是有要求的,所以城建公司的手续不完善,这是客观的原因。主观方面的原因,就是江北城建公司不作为,他们没有去推进工作。包括区政府在内的相关部门,在这些年中都协调解决此事,但是江北城建公司就是没能做成。”

在祝荣看来,由于原江北城建公司一直未能交付其原本计划用于经营儿童职业体验馆的室内场所,“就导致了我们没有办法正常运营,没有足够多的娱乐项目让儿童进来玩。”祝荣说,此后,荣达公司对重庆儿童公园的运营就“步入了一个恶性循环”,“我们投资几千万,每年都亏损,却又没有可以施展的空间。”

原本对儿童公园期待甚高的重庆市民也渐感失望,据祝荣介绍,“刚开园时,每天有几万人进园,之后这些年的人流量就非常惨,一个月也就几千人。”

“恶性循环”的另一个表现则是:一年免租期满之后,到了缴纳租金日,荣达公司未向原江北城建公司缴纳租金,并且这么多年过去,荣达公司一直没有缴纳租金。相应地,原江北城建公司也一直未向美嘉兴物业公司支付任何物管费用。

对于荣达公司未向原江北城建公司支付租金一事,祝荣的解释是:“是因为城建公司未能把室内场馆交付给我们,才没有支付它的租金。我们当初签订合同时,也是说从它移交之日起才计算租金。它没有交付给我们,是城建公司没有履行它的义务。再说,这个项目每年都亏损严重,又哪里有钱来支付租金呢?”

关于租金纠葛,据界面记者拿到的荣达公司与原江北城建公司之间的相关来往函件,早在2012年9月25日,江北区国有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就曾致函荣达公司,说明场地免租期将至,望荣达公司收到函件后,及时支付2012年10月1日至2013年9月30日的场地租金。此后,荣达公司为运营重庆儿童公园项目专门成立的重庆尚华迪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尚华迪乐公司”)于2012年10月25日抄送原江北城建公司工作联系函,提出顺延免租期及减免租金的要求,在这份联系函中,尚华迪乐公司就曾提出了儿童公园租赁标的物的移交等问题。

此后一连数年,关于租金问题的联系函件,在荣达公司与原江北城建公司之间来来往往。荣达公司认为室内体验场馆未能交付,一直拒绝缴纳租金。

相关政府部门也介入了此争议。界面记者得到的一份江北区政府做出的“关于儿童公园迎检相关问题的专题会议的纪要”显示,2016年12月8日上午,江北区委常委、区政府副区长陈茂在江北区行政服务中心10楼东厅会议室召开儿童公园迎检相关问题的专题会议,江北区国资委、区市政园林局、区城乡建委、区财政局、区审计局、区城发公司、荣达公司、美嘉兴物业公司等单位有关负责人参加了这次会议。

纪要显示,该次会议听取了江北区城发公司关于儿童公园相关合同履行情况及其他情况的汇报,“鉴于儿童公园确因前期规划和室内馆建设手续问题无法移交给荣达公司,导致公园运营现状未达到预期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会议研究决定,由区国资委牵头成立儿童公园管理工作小组,区市政园林局、区城乡建委、区城发公司和荣达公司配合,梳理儿童公园的历史遗留问题,提出切实可行的改善方案并报区政府研究。

但是,此后,重庆儿童公园室内馆的建设手续问题仍旧未能得到解决。

民企希望继续运营该项目

回溯过往,对于重庆儿童公园项目,不仅仅重庆市民曾经对它满怀期待,祝荣也同样满怀期待。祝荣曾把它置于他雄心勃勃的整体产业规划里。

祝荣自上个世纪80年代离开长寿老家到重庆主城发展,开始搞建筑行业,由于早年做水果生意,对农业情有独钟,到了上个世纪90年代初,他就开始在长寿发展农业,祝荣自称是在重庆经营农业项目最早的企业家之一,发展到今天,在长寿与主城区的沙坪坝,他已经有七八千亩的农业基地。

建筑业和农业是荣达公司的两大主业。祝荣介绍说,很早,他就想把这两个领域融合到一起,也是基于这样的理想,他很早起就开始经营农旅项目,“搞园林,搞绿化,搞游乐”。

祝荣在重庆儿童公园大门口。摄影:刘向南

忆起当年为何会想着去投资经营重庆儿童公园,祝荣说,重庆儿童公园首先是一个良好的社会形象项目,其次“儿童市场非常好”。另外,他也想把这个公园和他的产业“有机结合起来”,把公园作为展示他的农旅产业的窗口。

“当初,我们真的是满腔热情地投入到这个项目,没想到它会成为一个沉重的包袱,亏得非常严重,苦不堪言。”祝荣说。

更让祝荣始料未及的是,到了2018年10月,荣达公司被江北城发公司“强行中止合同”,公司陷入了“被驱离”的危险境地。若最终离场,荣达公司在重庆儿童公园项目上投入的几千万元就等于是打了水漂,“损失惨重。”

2018年10月22日,江北城发公司向荣达公司发出关于解除投资运营合同的通知,通知称,在合同履行期间,荣达公司至今未向江北城发公司支付租金,“经我方多次通过书面催收贵方仍拒不支付应付之租金,”江北城发公司认为荣达公司的这一行为已严重违约,导致它的利益受到严重侵害,故决定解除合同,并敦请荣达公司立即支付欠付的租金1070.6万元及其相应违约金。

江北城发公司副总经理代政在接受界面记者采访时称,在重庆儿童公园开园之后,到了支付租金的节点时,荣达公司没能支付租金,“一笔都没支付过,本来说,他们把租金给我们,我们再支付给它的关联物业公司。我们也没有支付给物业公司物管费用。城建公司作为业主,作为政府的平台公司,因为这是一个政府投资项目,没有考虑经济效益的问题,主要是考虑运营问题,怎么把它运营好,给市民提供一个好的环境。”

代政也说,荣达公司不支付租金的原因,是因为荣达公司认为江北城发公司未能把用于建设儿童职业体验馆的室内场地交付给它。代征这样描述这个引发纷争的建筑物:它是一个半覆土、三面围合的处于地下的建筑物;由于当时有一个关于公园的指标,指标说是只能是百分之几内的建筑设施用于公园配件用房,比如用作管理用房,市政部门来儿童公园看了后,认为它超过了标准。对于这个标准问题,江北城发公司跟市里有关部门也有分歧,针对此事,江北城发公司也一直在跟市里沟通,在过去长达八年的时间内,区里也曾多次组织原江北城建公司与荣达公司协调,以解决儿童职业体验馆的运营。

在此问题上,代政说,“也不是说我们没有责任,我们没有去推卸,我们还是说了,历史的东西历史来解决,来一起商量,解决好这个事。如果荣达公司认为城建公司没有做好这个事,可以采取司法的方式、协商的方式、说理的方式,都可以,来处理好善后问题。”

尽管江北城发公司一直在协调上述问题,代政认为,对原规划为儿童职业体验馆的两个室内场地的装修与使用,“是没有任何问题的,”由原江北城建公司提供的中央空调已经在那里摆了很多年了,“如果他们要投入装修的话,我们随时可以进行安装,安装完成,对于办理消防等手续,我们配合就行了。但是,荣达公司就是认为市里没有明确给他们说,就不应该交给它。”

而之所以会造成近日的这场风波,代政说,“核心是长达八年的时间,市民对这个儿童公园在网上发表的负面信息非常多,而且公园里也有非常多的安全隐患,如果出了问题,非常严重,也会造成恶劣的影响。”在此情况下,2018年10月22日,江北城发公司就给荣达公司发出函件,提请解除运营合同,把儿童公园收回。

在函告荣达公司解除合同的同时,代政介绍,“也给了荣达公司救济渠道,三个月内,它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提出它的合理诉求,也可以协商解决,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没有提出一份东西出来。”

到了2019年1月22日,针对江北城发公司发出的要求解除合同的函件,荣达公司回函表示不同意江北城发公司在所发函件中的所有主张,荣达公司认为江北城发公司无权解除合同,函件无法律效力。

“按照法律规定,对于三个月这个时间点,他们的复函超出了一天,所以这个回函就没有法律效应,”代政说,“其实在我们发出那个函件的2018年10月22日,就算是正式解除合同了,只是说在这个过程中荣达公司可以提请诉讼。荣达公司不认同这个观点。”

据代政介绍,江北城发公司把儿童公园关闭后,“下一步再做方案,完全由政府来投入,重新对这个公园进行打造。”而对于与荣达公司之间的后续纷争,代政表示,仍然“可以进行诉讼,也可以进行协商,只要提出的要求是合理的”。

荣达公司的代理律师谭伏虎在接受界面记者采访时介绍,现在荣达公司与江北城发公司在诸多问题上都存在分歧,首先是双方在合同上有争议,“城发公司认为荣达公司违约了,没有按合同缴纳租金,荣达公司则认为是政府的平台公司违约,因为合同约定的那个职业体验场馆,它不能通过法定的验收,不能交付。按照我们对合同的理解,荣达公司缴纳租金的时间,应该是按合同交付场地后才开始起算。”

谭伏虎说,儿童公园内引发争议的那5000多平方米的建筑设施,是超过了市规划局规划的绿化指标,“绿化指标是一个硬门槛,超了就不行,这个是无法协调的,哪怕是政府的平台公司,以政府的名义出面,做了很多的协调工作,也做不下来,所以接近10年时间,事情也没解决。”

因为儿童职业体验馆一直未能做起来,重庆儿童公园里的游乐设施非常少,只有七八个,而且都是非常常见、普通的项目,比如旋转木马之类,这就支撑不了整个儿童公园的运营,市民进园后,发现没有什么可玩的,慢慢地,公园的人流量就越来越少。据谭伏虎介绍,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市民,包括一些人大代表,就给市里反映此事,有的给市长公开信箱写信,反映儿童公园这么好的一块地皮,处在城市中心,既没能产生经济效益,也没有产生社会效益,是对国有资产的一种浪费。此事最终引起重庆市相关领导重视,市领导要求江北区政府把儿童公园收回重新做规划。在此背景下,江北城发公司致函荣达公司,单方面宣布合同中止,让荣达公司撤离,公园由江北城发公司接管。

江北城发公司现任董事长蒲丽娟也告诉界面新闻,江北区对儿童公园一事很重视,一直在统一推进工作,江北城发公司做什么事,也随时在向区里报告、沟通。

界面记者了解到,在此解除合同风波发生后,江北区政府由分管副区长曾伟出面,也曾组织江北城发公司、荣达公司等各单位协调处置。曾伟告诉界面新闻:“这些事有很多年了,两三句话说不清楚。”

而对于江北城发公司表示的合同解除,祝荣以及荣达公司的代理律师谭伏虎都表示不认同。谭伏虎说,“解除合同,要经过法院的裁决、审理,由法院来裁决或判定你是否享有。所以,在没有经过法院审理的情况下,城发公司仅仅是发了一个解除通知,是无法律效力的。”而对于此事的解决,谭伏虎认为,“不外乎以两种方式来处理,一是双方协商,一是通过法院的诉讼,要么是城发公司起诉我们,要么是荣达公司起诉城发公司。”

在谭伏虎看来,目前城发公司派保安强行把荣达公司在儿童公园里的工作人员和经营户强行赶出,并把大门锁上,“此行为肯定是不对的,因为合同还没有解除。”

而在荣达公司董事长祝荣看来,当前支持和保护民营企业呼声一再高涨,特别是2018年7月重庆市还召开了规模宏大的全市民营经济发展大会,在此背景下,“通过这种霸道的方式来处理,肯定是不合适的。”

祝荣希望,如果要解除合同,对于荣达公司在儿童公园上的损失,“该怎么补偿就怎么补偿”。另外,他希望继续由荣达公司来运营儿童公园项目,“通过运营,把损失再挣回来。”祝荣告诉界面记者,他们也已给江北城发公司提出,如果荣达公司能继续运营,他们会根据新的市场需求,重新做运营方案。

“我对儿童公园这个市场仍然是看好的,对这个产业也是有感情的,也想给社会做一些好事,”祝荣说,“双方达成一致也并不难。”


文章转载自网络,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需处理请联系客服

上线时间其它文章

人社部回应养老金将用光:完全能够保证长期按时足额发放

人社部回应养老金将用光:完全能够保证长期按时足额发放

人社部回应养老金将用光:完全能够保证长期按时足额发放 上线时间 2019-04-23 14:14 ...

2019-04-23 14:14:26
视觉中国“黑洞”照片版权争议背后:维权到侵权的边界在哪儿?

视觉中国“黑洞”照片版权争议背后:维权到侵权的边界在哪儿?

视觉中国“黑洞”照片版权争议背后:维权到侵权的边界在哪儿? 上线时间 2019-04-13 10:30 ...

2019-04-13 10:30:53
乡村教师招聘频频遇冷,教育部推行中小学“首席教师制”

乡村教师招聘频频遇冷,教育部推行中小学“首席教师制”

乡村教师招聘频频遇冷,教育部推行中小学“首席教师制” 上线时间 2019-04-11 09:36 ...

2019-04-11 09:36:02
重庆儿童公园项目陷入八年纠葛,到底谁违约在先?

重庆儿童公园项目陷入八年纠葛,到底谁违约在先?

重庆儿童公园项目陷入八年纠葛,到底谁违约在先? 上线时间 2019-04-10 10:57 ...

2019-04-10 10:57:17
顾雏军再审案宣判:改判有期徒刑5年

顾雏军再审案宣判:改判有期徒刑5年

顾雏军再审案宣判:改判有期徒刑5年 上线时间 2019-04-10 10:57 ...

2019-04-10 10:57:17
被火吞没的年轻人:草木会重生,他们不再回来

被火吞没的年轻人:草木会重生,他们不再回来

被火吞没的年轻人:草木会重生,他们不再回来 上线时间 2019-04-04 13:33 ...

2019-04-04 13:33:43
最高法知识产权法庭“第一槌”,落在这个发明专利侵权纠纷案上

最高法知识产权法庭“第一槌”,落在这个发明专利侵权纠纷案上

最高法知识产权法庭“第一槌”,落在这个发明专利侵权纠纷案上 上线时间 2019-03-27 14:53 ...

2019-03-27 14:53:42
武汉大学教授秦前红:《政务处分法》不能违背《监察法》基本精神

武汉大学教授秦前红:《政务处分法》不能违背《监察法》基本精神

武汉大学教授秦前红:《政务处分法》不能违背《监察法》基本精神 上线时间 2019-03-01 15:32 ...

2019-03-01 15:32:25
法治蓝皮书:全国法院发布失信被执行人1258万例,冻结资金3950亿

法治蓝皮书:全国法院发布失信被执行人1258万例,冻结资金3950亿

法治蓝皮书:全国法院发布失信被执行人1258万例,冻结资金3950亿 上线时间 2019-03-01 15:32 ...

2019-03-01 15:32:25
平均确诊时间长达5年,罕见病诊断壁垒如何消除?

平均确诊时间长达5年,罕见病诊断壁垒如何消除?

平均确诊时间长达5年,罕见病诊断壁垒如何消除? 上线时间 2019-02-28 16:21 ...

2019-02-28 16:21:47
上线时间
上线时间

最新文章

推荐作者

换一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