酉阳报·网络版

对话毕赣:最后一夜,在象牙塔与电影江湖之间游荡

更新时间:2019-01-05 20:12:53    来源:娱乐独角兽    手机版

对话毕赣:最后一夜,在象牙塔与电影江湖之间游荡

娱乐独角兽 2019-01-05 20:12

见到导演毕赣那天,正好是圣诞节,他已经经过了几轮采访,走进采访办公室的时候还在与团队人员讨论电影《地球最后的夜晚》宣传歌单采用的曲目。“诶,《野花》(暂定)这首别拿下来呀。”

这或许是影迷颇为感兴趣的话题,《路边野餐》里出现了台湾民谣《小茉莉》、伍佰的《世界第一等》等歌曲,《地球最后的夜晚》(以下简称《夜晚》)最先曝光的片段里,“姑父”陈永忠戴着白色礼帽,抽着烟,唱着伍佰的《坚强的理由》慵懒轻舞,充满年代感的歌曲融入电影莫名产生了一种奇异的气质,影迷大为好奇:毕赣导演的歌单是怎么样的?

12月27日,QQ音乐上出现了一份名为《毕赣导演最近循环的歌曲》,播放量快速达到了54.1万。就像《夜晚》未映先火猫眼想看人数超过28.5万、预售票房一举破亿一样,赞誉与期待如雪片般飞来,毕赣与《夜晚》相关的任何动作都能迅速收割一波流量,这波此前文艺片从未有过的舆论热度让人咋舌。而在喧嚣之下,这又仿佛是影迷对冷清已久的国产电影市场的一次集体宣泄。

公众以为会见到一个被票房彩票砸中而或惊喜或焦虑的年轻导演,但其实电影密集的宣传行动与行业舆论下,毕赣一早就站在了一个边缘的位置,“私底下我不会考虑票房、宣传这类问题。”他有点疲惫又有点玩笑的搬出了和戴锦华老师对谈时的说辞,“这段时间我是在‘上班’。”

毕赣的“象牙塔”:既无风雨也无晴

作为一个导演,毕赣某种程度上是幸运的。在其他青年导演还陷在资本与艺术之间苦苦挣扎之时,2015年他凭借首部电影《路边野餐》名声大噪,手捧着金马奖最佳新人导演的奖杯,成为该奖项最年轻的获奖者,也成为了电影行业最引人瞩目的新锐导演之一。

这一切都带有了一点传奇色彩,贵州凯里走出的“小镇青年”,二十万前期成本拍摄的电影,创造出了一个游荡迷离的梦境,让文艺片爱好者们耳目一新,长镜头、诗人化表达、灵性臆想、下一个阿彼察邦等众多标签成为毕赣与《路边野餐》的注脚。而围绕着这些注脚,出现了无数媒体报道,电影行业在探究这位初来乍到者。《路边野餐》里出现的诗句,“为了寻找你/我搬进鸟的眼睛/经常盯着路过的风”,毕赣形容电影而抛出的诸多意向“我的电影是一场大雨”“拍给野鬼和风”,都让他的导演身份在公众印象中更染上一层文艺色彩,以至于到了《夜晚》,公众也有点擅自的固化着这个形象。

“大家老把我想象成一个知识分子、艺术家,不好好回答问题的那种人。”毕赣笑着说,“《路边野餐》那个时期整个团队的人并不多,一直没有想到合适的宣传点,电影首映的时候我在台上,顺其自然就说了一句,‘一场大雨’,没想到大家觉得还不错。”有时候很多奇妙的故事,并不是刻意蹴就的。

(导演毕赣)

两年的时间,毕赣得到了拍摄第二部电影作品的机会,从《路边野餐》到《夜晚》,毕赣仿佛一瞬间进入了国内电影工业的资本场。《夜晚》背后的出品发行方达到了18家,除了毕赣自己的荡麦影业,还包括了华策影视、亭东影业、腾讯影业,猫眼、淘票票两大互联网票务平台也位列其中,而电影成本则经过几次增长,从最开始400万预算提升至2000万,最终各方加持下达到了5000万,这个水准与欧洲艺术片大师的电影成本相当。而《夜晚》主创团队惊人,主演是汤唯与黄觉,电影幕后摄影指导、美术指导、声音指导、电影配乐等均是行业内拿得出代表作的“手艺人”。

如果说,电影从成本到班底都有了质的飞跃,那么压力也该应运而生。但毕赣身上并没有因压力而焦虑遽增,他仿佛处在一种稳定、均衡的焦虑状态。“大家其实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我家境很普通,拍《路边野餐》的时候花费了20万,每天几千块对我来讲非常昂贵,而且当时没有播放渠道,这部作品可能拍完就放进抽屉里了,20万的成本并不便宜,对我来讲非常奢侈。拍《夜晚》有了几千万的资金,对我来讲依旧很昂贵,通俗意义上来讲资金充裕了,这两者操作不同,但是难度在我心里是一样的,制片人会考虑5000万的成本,但真的有那么多人去看艺术片吗。”

《路边野餐》与《夜晚》从成本消耗层面产生的压力在毕赣心里是等同的,“艺术每次都是昂贵的。拍摄《夜晚》时制片人拿出账目对我说‘今天花了十五万’,跟《路边野餐》时副导演对我说‘今天花了6200块’,感觉是一模一样的。”毕赣面对这种焦虑的办法就是持续焦虑,“心里想着,又花了这么多钱,然后硬挨着。”

可这种局面相对于整个文艺片市场已经十分宽裕,青年导演从小成本的个人表达到成本相对充裕的大众作品,是一个艰难的蜕变过程,说不清其中是成长还是妥协。这一点毕赣自己也了解,“其实这个逻辑是合理的,你的资本增加了,市场对你的诉求就更高了。但我很幸运,我拍《夜晚》的时候甚至超支、超期了,我把拍摄素材给投资人看,他们都在为我解决的问题。”

有无来自资本方的压力?“没有,我真的没有。”毕赣甚至反问,“你看看完《夜晚》有感受到资本的约束吗?”在《路边野餐》的风格上,《夜晚》依旧是一部的艺术片,飘渺浪漫的长镜头,梦境般抽象混沌的叙事,即便汤唯这类主流演员出现在大银幕上,这也依旧是一部私人化作者化的文艺电影。“《夜晚》是一部新的电影,它有独特的电影结构,叙事节奏、观影方式都是新鲜的。资本方对我唯一的要求是把电影合理的拍完,出现问题一起解决。”

有时资本或环境、甚至行业趋势都在迫使创作者迎合市场,但毕赣却仿佛在“象牙塔”里。他拍摄了两部电影,取得了现象级的关注,博得了部分人的喜爱,但他没有表露出公众想象中“艺术家向资本妥协放弃艺术追求”的凄苦,“投资我的人希望我能忠于自我,他们希望我是一个艺术创作者。”这个象牙塔谈不上美好或着艰难,但是给了毕赣一片宁静。

电影江湖里的边缘侠客

可置身江湖,就要遵守江湖的规矩,“象牙塔”里有安宁,但是吵闹与喧嚣才是人间。

《夜晚》惊人的预售成绩,铺天盖地的宣传,跨年夜仪式感的集大成爱情电影,即便它是一部艺术片,但高额的成本背后承载着的是电影市场的票房期待。这对于毕赣而言不可能完全没有影响,“我拍电影超支、超期了,就更配合电影宣传。”

电影上映前,毕赣进入马不停蹄的工作状态,被问起今年电影市场上最喜欢哪部作品,毕赣脑袋空白了十秒钟,然后叹了一口气,“我感觉我没今年没怎么看电影。”今年,他一连参加了戛纳、台湾金马等多个电影节,但是根本没有时间看一部电影,“我在影展几乎是从早到晚接受采访,回到国内之后也没有什么时间,有时间就想在家呆着休息了。” 配合团队进行宣传,或许是毕赣对于电影市场最大的迎合,但这种配合似乎也止于宣发端口了,再往下的的票房市场,受众考量,毕赣不会主动思考。

(金马奖 毕赣)

今年《无名之辈》成为文艺市场的一批黑马,成为11月难得的国产佳作,票房与口碑的发酵下催生出了“商业文艺片”的概念,业界似乎在寻找一个普世方法论,让文艺片也能经过一定数据的推算,得到一个既取悦文艺市场又获得商业红利的结果。

毕赣不是方法论实践者的一员,《夜晚》引起的市场反馈,他有些游离的鼓鼓掌,但本质上他对这类思考有一种惰性,“我现在搞不清楚这种情况,宣传人员跟我讲,三四线城市很多观众买了票,我说这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吗,我自己就生活在那里。但我不了解他们的口味,我的电影是不是一个好的选择,我并不知道。”

而这种不了解减弱了毕赣对观众市场的判断,对于观众对《夜晚》抱有强烈热情的原因,毕赣开玩笑道,“我对世界不好奇。”随后解释,“我不对《夜晚》的电影观众做预期,因为我不了解每一个买票的观众,我不知道他们选择电影的理由,因为《夜晚》是特别的。观众给出了两个小时,可能无法评价这部电影,但我希望他们不会觉得浪费了时间。”

《夜晚》跨年夜上映的仪式意义,是不少人走进电影院的原因,这让《夜晚》的预售票房从开始就出现了强烈的反差,12月31日预售超过一亿,而元旦预售则大幅减少,行业在观察《夜晚》终将走向何方,而毕赣有心理准备。“跨年仪式就是在31日最后的两个小时,大部分观众都会选择在31日看,《夜晚》从预售到上映,任何一个状况都是一个特例。在这之后,看电影的人大部分是认识我的人,喜欢我的人,31日之后票房应该会慢慢恢复到一个正常状态,或许有人看,或许没有人看。但是对于特例,人们需要观察,而不是说风凉话。”

12月的电影市场看起来很热闹,实际上没有了进口片的支撑,票房市场在逐渐降温,国产片形式走低,《夜晚》选择年底上映,并不是没有忧虑。毕赣对这个档期进行了调侃,“团队一边告诉我,导演,你这个档期很惨淡,一边说但是我们想选择这个。因为电影名字是‘最后的夜晚’,2018年最后一天很适合这个名字。”

在《夜晚》之后,毕赣或许会真正看清电影产业链条上下游的每一环。在《路边野餐》之后他成立了荡麦影业,这仿佛是他进入电影产业后自动生成的一个防御机制,他感受到了电影工业的运行规则,成立公司才能更自由的游走在产业之中。

但旁观者或许始终都能感受到毕赣与资本市场的距离,他是一个导演,而不是老板,他将自己放在电影拍摄的领域,他是这个江湖的边缘侠客,荡麦影业资本规划则交给了合伙人。“我曾经以为公司要垮了,之前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夜晚》上面,现在《夜晚》应该不会亏损了,我们有些余力能做一些其他的事情。”目前,荡麦影业已经在规划新的业务,也有扶持青年导演等计划。

现在《地球最后的夜晚》票房达到2.79亿,各路风声不断,这总让人想起毕赣与许知远谈到世界末日时的说话,“不是去挽回或者拯救,就是甜蜜一吻,特别简单”。这注定是一部载入史册的电影,而它最终具备什么样的意义,只有时间才能回答。

END


文章转载自网络,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需处理请联系客服

娱乐独角兽其它文章

独立音乐纪录片《偶像》,现实主义下的“先锋日记”

独立音乐纪录片《偶像》,现实主义下的“先锋日记”

独立音乐纪录片《偶像》,现实主义下的“先锋日记” 娱乐独角兽 2019-01-14 23:21 ...

2019-01-14 23:21:02
太合音乐将推出少年音乐厂牌及儿童音乐嘉年华

太合音乐将推出少年音乐厂牌及儿童音乐嘉年华

太合音乐将推出少年音乐厂牌及儿童音乐嘉年华 娱乐独角兽 2019-01-14 23:17 ...

2019-01-14 23:17:17
《即刻电音》撕掉“专业”标签,让普通观众爱上电音

《即刻电音》撕掉“专业”标签,让普通观众爱上电音

《即刻电音》撕掉“专业”标签,让普通观众爱上电音 娱乐独角兽 2019-01-14 23:12 ...

2019-01-14 23:12:21
“创2”男团归来!怀抱赤子之心不惧乘风破浪

“创2”男团归来!怀抱赤子之心不惧乘风破浪

“创2”男团归来!怀抱赤子之心不惧乘风破浪 娱乐独角兽 2019-01-14 14:37 ...

2019-01-14 14:37:35
《考不好没关系?》父子身份互换,西瓜视频如何焕新亲子综艺江湖

《考不好没关系?》父子身份互换,西瓜视频如何焕新亲子综艺江湖

《考不好没关系?》父子身份互换,西瓜视频如何焕新亲子综艺江湖 娱乐独角兽 2019-01-13 23:59 ...

2019-01-13 23:59:28
站在短视频风口,看腾讯视频如何助力PGC内容“破局”之路

站在短视频风口,看腾讯视频如何助力PGC内容“破局”之路

站在短视频风口,看腾讯视频如何助力PGC内容“破局”之路 娱乐独角兽 2019-01-12 22:13 ...

2019-01-12 22:13:43
Fate HF剧场版国内上映,B站拼上Fate版图又一块碎片

Fate HF剧场版国内上映,B站拼上Fate版图又一块碎片

Fate HF剧场版国内上映,B站拼上Fate版图又一块碎片 娱乐独角兽 2019-01-11 22:10 ...

2019-01-11 22:10:23
从“好故事计划”到凌云系统,谁在推动动漫产业走向工业化?

从“好故事计划”到凌云系统,谁在推动动漫产业走向工业化?

从“好故事计划”到凌云系统,谁在推动动漫产业走向工业化? 娱乐独角兽 2019-01-11 21:59 ...

2019-01-11 21:59:07
真正豪门离婚!贝佐斯分手费685亿美元,亚马逊控制权走向何方

真正豪门离婚!贝佐斯分手费685亿美元,亚马逊控制权走向何方

真正豪门离婚!贝佐斯分手费685亿美元,亚马逊控制权走向何方 娱乐独角兽 2019-01-11 21:35 ...

2019-01-11 21:35:06
让天下没有难拍的电影!娱乐宝新年官宣,中小片方票房回款提速

让天下没有难拍的电影!娱乐宝新年官宣,中小片方票房回款提速

让天下没有难拍的电影!娱乐宝新年官宣,中小片方票房回款提速 娱乐独角兽 2019-01-10 21:46 ...

2019-01-10 21:46:41
娱乐独角兽
娱乐独角兽

最新文章

推荐作者

换一批